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调结构调控目标失踪货币政策站上十字路口

2019-03-13 18:35:26

调结构调控目标失踪 货币政策站上“十字路口”

中国宏观经济走势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

尽管4月份贸易顺差如期回升,CPI 2.4%的同比增速却也超出市场预期,而国内信用顺周期扩张,也使得M2同比增速高居不下,3月末M2同比增长15.7%,远超年内13%的调控目标近3个百分点。

5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3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透露出其对当前经济运行不确定性风险和挑战的担忧。央行认为,一些“老问题”仍比较突出,“总体来看,对下一阶段的物价形势还不可盲目乐观,要注意预先防范通胀风险,前瞻性引导、稳定好通胀预期。”

如此背景下,人民银行对下一阶段主要货币政策思路进行微调:与去年四季度“稳增长、调结构、控通胀、防风险”四大货币政策目标相比,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中,去掉“调结构”,保留“稳增长、控通胀、防风险”;同时,表述工作总基调时,央行也将“贯彻稳中求进的要求”,置于“坚持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的前面。

此举释放出微妙的政策信号:“调结构”任务会否有所弱化?

央行创设“常设借贷便利”

尽管1季度物价形势基本稳定,但对不确定因素仍需密切关注;而广义货币M2增速加快,连续超出目标值,会否引发货币超发、通货膨胀新担忧?

央行统计数据还显示,2013年3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为103.6万亿元,同比增长15.7%,增速比上年末高1.9个百分点。狭义货币供应量M1余额为31.1万亿元,同比增长11.8%,增速比上年末高5.3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为5.5万亿元,同比增长11.8%,增速比上年末高4.1个百分点。

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对M2增速加快作了解释,认为其影响因素主要为:一是外汇占款增加较多;二是贷款同比多增;三是金融机构购买债券、同业运用等渠道创造的货币较多。而M1增速明显回升,与经济稳定增长的态势基本一致。

值得关注的是,在外汇流入增加较多,货币信贷扩张压力加大的形势下,央行于2013年年初创设了公开市场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hort-term Liquidity Operations,SLO)和常设借贷便利(Standing Lending Facility,SLF),以期在银行体系流动性出现临时性波动时相机运用,旨在有效调节市场短期资金供给,熨平突发性、临时性因素导致的市场资金供求大幅波动。

此番,央行以专栏的形式首次对上述两种创新流动性管理工具作了介绍。

其中,SLO作为公开市场常规操作的必要补充,以7天期内短期回购为主,遇节假日可适当延长操作期限,采用市场化利率招标方式开展操作。SLF的主要功能则是满足金融机构期限较长的大额流动性需求。其最长期限为3个月,目前以个月期操作为主;利率水平根据货币调控需要、发放方式等综合确定,主要以抵押方式发放,合格抵押品包括高信用评级的债券类资产及优质信贷资产等;必要时也可采取信用借款方式发放。

央行强调,下一步将继续综合运用数量、价格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组合,健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把好流动性总闸门,引导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平稳适度增长。

在一系列流动性管理工具组合中,创新流动性管理工具组合与公开市场操作、存款准备金率、再贷款、再贴现放在同等位置上。

金融宏观调控难度增加

一季度金融机构强劲的贷款投放动力,也引起了人民银行的关注。

3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为65.8万亿元,同比增长14.9%,增速比上年末略低0.1个百分点,比年初增加2.8万亿元,同比多增2949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比年初增加1.4万亿元,同比多增5911亿元。

央行认为,个人住房贷款和固定资产贷款投放较多,共同推动了中长期贷款的较快增加投资需求较大,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增速回升,在建项目数保持稳定,投资有望保持较快增长。

这是中国经济主要面临的“老问题”之一,在出口、房地产等既有增长引擎动力有所减弱的情况下,投资在很大程度上仍依靠基础设施和国有投资推动。央行还认为部分企业负债和杠杆水平有所上升,一些地方平台融资渠道更加复杂。

对于中国货币政策调控而言,外围施加的压力也正在增大。

“主要发达经济体超宽松货币政策加码,日本推出前所未有的宽松货币政策,部分央行继续降息,全球资本流动仍将呈现规模巨大、方向多变的特征,溢出效应增大,外部资金流入增多助推了国内信用的顺周期扩张,增加了金融宏观调控的难度。”央行表示。

央行表示未来将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提高金融体系配置效率,完善金融调控机制。建立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机制。

警示6.7万亿资金池理财风险

2013年以来,社会融资规模的扩张也令市场颇为关注,央行数据显示,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为6.1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27万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此番央行专门以专栏的形式,披露了资金池理财产品的特征和潜在风险。

据央行统计,截至2012年末,存续银行理财产品3.1万只,资金余额6.7万亿元,同比增长64.4%。

这一数据与此前银监会的统计口径略有减少,银监会口径下,截至去年末,各银行共存续理财产品3.2万款,理财资金账面余额7.10万亿元,较2011年末增长约55%。

“央行的理财数据报送是自愿性质的,银监的是监管报表,应以银监为准。”对于二者数据之差

调结构调控目标失踪货币政策站上十字路口

,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如是解释。

“目前银行资金池理财产品占全部表外理财产品只数的比例超过50%。”央行对资金池理财产品蕴含的风险作了披露,包括不单独核算投资收益、期限错配、资产和负债的双重表外化、信息不透明和权责不明确等五大方面。

“总的来看,银行资金池理财业务本应属于代客理财,也就是说,客户应获得扣除必要费用外的全部投资收益,并自行承担全部投资风险。但目前实际操作中如果资金池投资收益超过发行时的预期收益,则剩余收益将归银行。”央行认为,这使理财业务的代客性质减弱,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了银行自营业务的属性。特别是如果连投资者自担风险也做不到,则可能与存款产品更为接近。

如何引导商业银行审慎、规范推进理财业务创新,央行的观点与监管机构高度一致,比如坚持收益与风险相匹配、信息披露透明化等等。

同时,央行也表示要加强表外理财产品风险管理:一方面,要从严掌握商业银行风险计量,根据业务真实属性和风险状况,及时、足额计提资本和风险准备。另一方面,建立和健全商业银行表内表外业务以及商业银行与证券、基金、保险、信托等合作的“防火墙”,避免表外业务风险的跨市场、交叉性传染。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