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任正非之女首度解密我的家族和华为真相

2018-10-26 19:24:50

任正非之女首度解密:我的家族和华为真相

1月21日,华为CFO、华为总裁任正非之女孟晚舟首度现身华为2012业绩预告媒体见面会,并如此回复了本报关于华为公司现金流的追问。

“截至2012年12月31日

任正非之女首度解密我的家族和华为真相

,华为帐上现金是120亿美元。我用这笔钱来兑现今年125亿人民币的奖金(不含员工虚拟股分红)应该够了吧。”

1月21日,华为CFO、华为总裁任正非之女孟晚舟首度现身华为2012业绩预告媒体见面会,并如此回复了本报关于华为公司现金流的追问。

这一天,她给媒体制造了两个焦点。

首先是华为2012年业绩在行业电信业整体滑坡中企稳:华为2012年总体销售收入达到2202亿元,增长8%;净利润154亿元,增长33%。而此前的2011年,华为净利116亿元,出现持续10年高增长以来首度下滑,跌幅53%。2012年利润的快速回复增长引人注目。

另一焦点是任氏家族的首度公开曝光,以往从不在面前现身的孟晚舟及其幕后的父亲任正非,在外界眼中一直带有神秘色彩。这次,首次走到台前的孟晚舟,显得自信、明媚,语速偏快。

“我爸说,讲一句慌话就要用十句来掩盖它,平凡人的能力就是讲真话”,孟晚舟强调说,华为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关于任正非本人及其家庭成员的种种传言,涉及到华为接班人、华为控制权等敏感问题。比如传说华为未来将走向家族化,并称任正非“仅有高中文凭的女儿”孟晚舟近年被提拔为CFO,并入选常务董事;任正非女婿、孟晚舟丈夫徐文伟为公司常务董事。任氏家族成员在华为13名常务董事会成员中占了三席;任正非之子任平据称亦在华为出任要职,并被广泛猜测为任正非接班人。

还有“华为员工持股会”,这个组织也一直处在“黑屋子”中,使得公众无法对华为公司历史的种种解释和信息作出真伪判断,包括任正非本人是否如信息披露的那样仅持有1.4%华为股权?华为公司的控制人到底是谁?华为到底上不上市?等等。

对于上述传言和疑问,孟晚舟都在笑谈中一一予以回应。

“我在华为最早的工作是接”

《21世纪》:关于您个人的履历有很多传言,请您给一个真实的版本。

孟晚舟:上有一些小小的是关于我的。首先要说明的是,我不是高中毕业,我的确是读过高中,但是我有幸考上了大学。(笑)1992年大学毕业之后在建设银行工作一年时间,由于银行整合撤销了一个点,我就到了华为,原本计划出国留学,也拿到了OFFER,但是因为被认为有移民倾向被拒签了。计划出国前父亲说出国总要学点谋生技能,所以到华为打杂,那时候公司小,做过秘书、协助过销售和服务部门,负责打字、制作产品目录、安排展览会务等。我是华为早年仅有的三个秘书之一。传闻中关于我在华为最早是接的是实情。我爸说,社会阅历的第一条是对人要有认识,打杂的经历有助于积累这些经验。

1997年我去了华中理工大学读硕士,学会计,一年半学成,又回到了华为的财务部门,这才真正开始了我在华为的职业生涯。

《21世纪》:公司的人当时知道您是任总的女儿吗?特殊的身份是否会影响到您在公司与人相处?

孟晚舟:他们都知道。我父亲创业时,我在读高中,他办公室有个复印机,我老去那复印试卷。现在我很多同事,我当年都叫他们叔叔。这不会对我们现在的相处构成障碍,日久见人心。处久了,大家就知道我是什么人,都还比较愿意跟我说很多话。

《21世纪》:您为什么姓孟,而不是随父姓?

孟晚舟:名字是我自己16岁时自己改的,随我母亲姓。我弟弟叫任平,他现在华为旗下慧通公司,慧通是华为的服务公司,提供酒店机票和会展等服务支持,慧通的存在是因为华为全球商务活动拓展的需要,比如在全球参加展会,沟通等成本更低。我弟弟并不在华为技术公司,不参加主营业务。

“我先生根本不是电信行业人士”

《21世纪》:能否从您个人的角度评价一下您的父亲?

孟晚舟:他在工作中是CEO,在家里是父亲。在高管的会上,我有时候会与他和其它高管辩论,喜欢挑战一些事情。在家里我们不太谈工作。他曾经是一个慈父,我妈妈才是严母。在创办华为后,可能是管理一家企业对他个性要求很高,他现在成了一个严父,我妈妈变成了慈母。现在有些事我们都是先跟我妈说,让她去做我爸的工作。我现在能见到他的时间不多。除了每个月最后一周是公司工作例会,他在那一周会回到深圳,其它时间他都在外面出差见客户。

《21世纪》:有传言说您先生就是华为现任高管徐文伟?

孟晚舟:说我先生是徐文伟,听说除了坂田(华为深圳总部)的华为人知道那不是真的,坂田5公里之外的人都信以为真。其实,我先生根本不是电信行业人士,我们有两个孩子,儿子10岁,女儿4岁。

《21世纪》:现在仍然有很多人不断地问,华为到底有没有上市的打算?

孟晚舟:基本上我第一次见面的金融界朋友都会问这个问题。个人认为,如果华为上市对华为的开放透明肯定是好的,但是华为上市存在天然障碍的,中国相关法规规定上市公司最多只能有200个股东,但是华为超过6万员工持股。关于上不上市,近期还没有进入到我们的议程中。

暂时不考虑华为上市

《21世纪》:华为旗下有3大BG(事业群),包括运营商、企业、终端消费,后两者是新业务,需要战略投资,是否有分拆上市的可能?

孟晚舟:暂时不考虑。我们还是希望新业务在市场上首先能建立一定规模和影响力,既要“力出一孔”,又要“利出一孔”,就得要在一个平台上,在一个运作模式上去把市场的口子撕开,企业和消费者两个市场,它们还有一个缓慢的成长期。另外上市是为了解决融资的问题,目前从资金来源的品种、渠道、额度,都足够支撑我们运营了。所以仅从融资来讲,我们不认为有上市必要。透露一个数字,目前我们在全球各银行中拥有330亿美元的授信额度,77%来自于外资银行,所以华为不缺钱。

另外,我们的客户质量很好,回款非常好。全球运营商TOP50强,前TOP45家都已是我们客户,这45家中前27家贡献了我们70%的销售收入。

《21世纪》:外界质疑华为员工持股的方式是一种变相的、违规的融资方式,它的融资需求考虑大于激励的考虑,您对此有何评价?

孟晚舟:我个人认为华为的员工持股是激励方式。华为1987年创办时只有2万元,一无所有,如果没有员工持股机制,华为是发展不到今天的。只有把员工利益与公司长远利益绑定在一起,华为才走到今天。华为就是一个合伙制的公司,只不过“伙”多了点,它解决了公司发展中“力出一孔”(聚焦、合力)、“利出一孔”的问题。

2012年我们预计将实现每股回报1.41元的回报,换句话说,我们每股的回报率是%,银行融资成本只有12%左右。相比而言,前者融资成本高许多,傻瓜才会选择这个作为融资方式。

《21世纪》:您父亲持有的公司真实股权是多少?谁拥有这家公司?华为的员工持股会是个什么性质的组织?

孟晚舟:我们认为华为全体员工拥有华为公司。任总股权是1.4%,稍晚的股东大会上就会公布任总的股权。华为员工持股会,也叫华为工会,是一个注册社团机构,华为员工通过与持股会授权和协议方式持有华为虚拟股权。华为持股设计在1987在深圳发改委还报批过。

华为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关于员工股权结构,我们已经有一个想法,选择一个时机把黑屋子变成一个透明的玻璃房子,公布详细情况,包括高管具体持股数。

华为走出“黑屋” 将公布股权结构和工会秘密

2009年1月,华为公司曾经打破常规安排公司轮值CEO徐直军出面,举办了公司有史以来的首度财报媒体沟通会。华为公司当时发出信号称,“未来每年将例行举办一次此类沟通会”,以弥补华为作为“非上市公司”信息不够透明的缺憾。结果是,这一次短暂“开放”在2010年即关上了大门。

事隔4年之后,2013年1月21日,华为CFO孟晚舟的出现再次释放“开放”的信号。“公司从今年开始,将会定期公布半年报”。而在此之前,华为只是公布年度报,“事实上,我们过去一直对利益关联方,比如银行定期公布季报,只是没有对媒体公开”,孟强调说,“关于我们的股权结构,我们会选择一个合适时机,合适的方式向外界公开”。

按照分析人士的解读,本次任氏家族的首度公开曝光有其产业背景。鉴于传统业务运营商市场规模增长放缓,对新业务“企业”及以为代表的“消费终端”拓展的强烈意愿,必然反向推动华为品牌战略从封闭走向开放。因为与全球运营商封闭的打法相比,后者对品牌、渠道等非产品、外在能力的依赖要远远甚于前者。

将和任氏家族一道走出“黑屋子”的,还有华为的员工持股会。华为公司品牌部门负责人称,公司正在就代表公司超过64000名员工持有华为公司98.6%股份的“华为员工持股会”(即华为工会)的内部操作详情披露事宜,作相关准备,“所有的文档都在华为的一间屋子里,我们考虑在合适的时机把它开放给公众”。

该负责人同时解释称,华为持股员工每5年投票产生51名股东代表,再由此51人投票产生公司董事会。在投票中,员工根据持股量获得等额选票权,在预设的程序和“选区”(华为全球指定分支机构)内参与投票。

关于华为的业务和财务近况,据孟晚舟介绍,华为在压力最大的2012年,财务上仍然保持相对宽松的策略:公司承诺全年给员工发放奖金达到125亿元(不包括股权分红),同时公司当年持续按照超过营业额的10%费用、29亿元进行研发投入。这与华为去年8%的营收增长相比,显得有些“激进”。

行业人士分析认为,相对激进的财务策略与华为当下战略相匹配:因为企业、等消费终端,仍然在起步期,无投入,即无产出;另一方面,亦体现了华为一向的聚焦、压强原则,即看好的事情则定会加大投入。关键是如何把握战略与财务的平衡。

这取决于两块新兴业务的进展。根据华为披露,2012年运营商、企业、消费者三大业务分别录得1603.7亿元、115亿元、484.22元的收益,占收入比分别为73%、5%、22%占收益大头仍是传统的运营商业务。孟晚舟透露,2012年,后两大业务BG高管均未能完成在年初个人向公司承诺的经营增长目标,“这两大BG管理层今年只能拿0奖金,以体现公司的激励文化”。

华为的压力在于:传统运营商市场价值最高的TOP50客户,2013年预计的投入增长仅为5%,这意味着传统业务已几无上升空间,未来从2000亿向3000亿规模突破,其空间在后两大新兴市场:企业市场,华为仅115亿规模,仅是一个很小的基数;消费终端品牌众多,技术、渠道的竞争尤其惨烈。(21世纪经济报道)

孟晚舟首次面对媒体 华为年终奖发125亿

[ 下一个倒下的是不是华为?孟晚舟表示,这正是华为危机意识的体现,华为在过去的每一天都在讨论华为会不会倒下,但她认为,唯一能击败华为的风险,来自华为的内部腐败 ]

“我们预计2013年的运营商市场仍然能保持10%的增长,企业业务市场和消费市场具体的数据还在核算中,但应该也能有10%以上的增长。”

昨天,华为CFO孟晚舟在接受部分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华为在2013年销售收入仍然能够继续增长约10%~20%。

尽管整个电信行业业绩惨淡,但华为仍然交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孟晚舟表示,未经会计师事务所最终审计的数据显示,2012年华为销售收入同比增长8%,达到2202亿元人民币,净利润达到154亿元人民币。跟2011年的116亿元净利润相比,同比增长达到33%,同时,每股可分配利润1.41元。

孟晚舟的另一个身份是华为创始人、总裁任正非之女,其1993年大学毕业后进入华为,从接等底层工作做起,逐渐成长为华为CFO,目前是7名华为常务董事会最年轻的成员之一。

这是华为创始人家族成员首次面对媒体。

收入、利润双增长

过去5年,华为的收入一直保持稳定增长,净利润有所波动,2010年达到过去5年的最高值247亿元人民币,但2011年大幅下滑52%,达到118亿,2012年则上升33%至154亿元。

据介绍,在华为2202亿元的收入中,运营商业务仍然是主战场,收入1603亿元,占比73%,消费者业务收入484亿元,占比22%,智能发货量增长75%,企业业务收入115亿,增长25%,占比5%。

华为还首次披露了区域收入占比,其中,中国区收入736亿元,占比33%,EMEA(欧洲、中东及非洲)收入774亿,占比35%,亚太区收入374亿,占比17%,美洲区收入318亿,占比15%。这意味着,来自海外的整体收入为66%,该比例在过去多年已基本保持稳定。

孟晚舟介绍说,华为希望从2G、3G的跟随者和并行者,成为4G时代的领跑者。2012年华为的GSM市场份额提升了2个百分点,UMTS份额提升3个百分点,这都为未来的4G竞争和市场份额打下基础。

“全球TOP50的运营商之中,已经有45家都是华为的客户,其中,前27家贡献了华为70%的收入,这50家中的37家都已经选择华为作为LTE供应商。”孟晚舟说,目前华为有7万研发员工,15个研发中心,分布在全球29个城市,过去12年,华为累计研发投入达到1200亿元,单2012年的研发投入就达到299亿元人民币。

尽管如此,华为前不久的全球市场大会给多位管理层颁发了一个特别的奖项“零起飞奖”,获奖人员包括:消费者BG 董事长余承东、CEO万飙、企业业务CEO徐文伟,以及其他两位高管,这意味着这五名高管今年的年终奖为零。

孟晚舟表示,虽然公司整体业绩达到预期,但消费者BG和企业业务BG两位CEO因为没有达到年初的个人承诺,董事会因此做出这个决定,但由于华为的企业文化就是“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其他董事会成员:董事长孙亚芳、总裁任正非、CFO孟晚舟自己,以及三位副董事长、轮值CEO:郭平、胡厚崑、徐直军都宣布主动放弃奖金。

不过,“零奖金”计划只针对上述高管,孟晚舟解释说,员工奖金反而有很大增长,今年华为的年终奖总额达到125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增长了38%。

“风险来自内部腐败”

作为华为CFO,孟晚舟每次会见金融界人士,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总是有关华为的上市,这同时也是媒体关注的焦点。

“华为对上市持开放态度,我们不排斥任何讨论,不管做何种决策,前提是符合法律要求以及股东和客户的利益。”对于种种传言,孟晚舟回应说,无论华为是否上市,都会始终坚持开放透明的承诺,以上市公司的标准要求自己。

就了解,华为上市的障碍仍然在于华为的股权架构,中国公司法规定,公司股东不能超过200人,目前华为员工中约6.5万人通过华为的员工持股会持有华为“虚拟股”,这种特殊的股权结构在1987年获得深圳市发改委批复。

另一个影响华为是否上市的因素在于华为的融资需求。孟晚舟介绍说,目前华为的资产负债率为65%,经营现金流为40亿美元,到2012年12月31日,华为的账面现金达到120亿美元。

此外,华为近几年已经获得了全球各大银行330亿美元的授信,其中有77%是外资银行授予的。“华为融资的渠道、品种、额度来说,都是足够充裕的。”孟晚舟说。

对于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报告指出的安全问题,孟晚舟认为,美国的问题不会影响其他国家的战略选择,作为络设备商,华为过去没有发生一起络安全事故,“以贸易保护主义的手段干扰自由竞争的做法,最终只会伤害消费者的利益”。

华为也有进一步开放的计划,比如在合适的时机,选择合适的方式公布华为更详细的股权信息等。

近期有一本书提出一个引人深思的话题:下一个倒下的是不是华为?孟晚舟表示,这正是华为危机意识的体现,华为在过去的每一天都在讨论华为会不会倒下,但她认为,唯一能击败华为的风险,来自华为的内部腐败。

因此,一周前,华为公司所有董事会成员面对全球几百名中高级管理者宣誓,不让堡垒从内部攻破。

孟晚舟认为,华为只要能从外部贴近客户,贯彻聚焦战略,同时从内部“力出一孔,利出一孔”,就一定能保持稳定的有效增长。(第一财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