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黄金

河北农信社科长蹊跷死亡4700万元借款无

2018-10-25 19:16:19

河北农信社科长蹊跷死亡 4700万元借款无声消失

河北省廊坊市文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称文安县信用联社)新建的办公楼高大、气派,却至今没挂牌子。

作为河北省第一家即将改制的信用联社,它在等待挂上的是农村商业银行的牌子。

但樊文友的死打破了等待期的平静。这名信用联社的党务科长,在完成了处置不良资产这一改制的重要步骤后,突然蹊跷地死亡。他的尸体四肢上被发现有多处伤痕,有遭到绳索勒绑的痕迹,右小腿被刮去一块皮肉,露出白骨。

樊文友的身后,是无声消失的4700万元借款。

科长的“生意经”

2010年7月之前,在文安县城开烟酒商店的冯国强与樊文友这个“表连襟”并不熟络。

当时正是文安县信用联社启动改制的时候,樊文友找到冯国强,说:“联社改制涉及到多年来留下的抵押资产,数量很大,大约1.6亿元,上级要求在一年内必须处置完。”

樊文友只是一个党务科长,为什么会负责处置不良资产?知情人的解释是,曾在资产办工作的樊文友是信用联社理事长朱秋田的“红人”,党务科长这一闲职也让他有时间去吸揽资金。

农信社科长之死

樊文友的“生意经”很简单:先凑钱低价买下这些不良贷款抵押资产,等到对外拍卖或处置后,赚取其中的差价。这样既实现了个人利益,又能尽快达到上级对资产处置率的要求。樊文友曾对人说过,信用联社价值1.6亿元的不良贷款资产,只要收回60%就完成了上级的要求。

按照《担保法》规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只能通过拍卖方式,按照资产实际价值确定底价。但现实中,以协议等非公开方式处置不良资产的情况却很普遍,尤其在管理相对不够完善的农信社,“领导确定一个处置价格经常发生”。一名商业银行工作人员告诉。

据冯国强描述,那段时间樊文友找他的次数比较频繁,因为“每10天必须向廊坊报表一次,月底报清本月的处置率,达到标准上级有奖励,达不到就得挨批”。而且,樊文友还嘱咐他,“这个事是单位内部运作,直接涉及到我们信用社的领导,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内情”。

第一次,冯国强借给樊文友130万,其中30万是抵押了自己的房产证,用于给樊文友购买两间门市房和几间厂房。

到了2010年10月,樊文友找到冯国强说:“上级要求加大处置力度,目前处置率太低,理事长挨批了,我们挨骂了,要多找些钱。如果你给我们找的钱多,处置率达标,到年底奖励你一辆汽车,你家孩子的工作安排也包在我身上。”

于是,从10月份到年底,冯国强又从别处借了400万元给樊文友。到了年底,承诺的汽车奖励没有兑现,只是把冯国强的孩子安排到房管局当临时工,本息倒是支付正常

河北农信社科长蹊跷死亡4700万元借款无

疯狂借款

的打工妹汪宗侩带到了信用联社营业厅,将汪宗侩几年来攒下的5万元存入了自己的账户。

这样的场景频繁在信用联社营业厅出现,大多数时间,借款人将一摞摞现金在这里交给樊文友,樊文友将这些钱存入自己的账户,然后随手写下一张欠条。

到了2011年1月份,樊文友又来找冯国强说:“处置小组干得不错,得到了上级的表扬,在廊坊排第三名,理事长得了奖金。理事长说今年第一季度要来个开门红,首先处置两处信用社营业部楼和信用联社旧办公楼,为了上级检查时处置率达标,必须提前把钱交上。”

这一次,冯国强要求留下一些房产证和土地证。几天后,樊文友把联社旧办公楼的房产证和土地证押给了冯国强,称这座大楼内部定价2400万,由包括他在内的信用联社3名领导买下来。4个月后,樊文友陆续借走了1030万元,并以办理过户为名拿走了房产证和土地证。

但这1030万元和联社旧办公楼房产证再也没有回到冯国强手中。

事实上,樊文友拿走房产证后,又把他交给了文安县的一名企业主郭迎年,几天后,他同样以办理过户为名拿走了房产证,以及郭迎年分多笔借给他的1640万元。

今年65岁的司万明是文安县法院退休的行政庭长,也是樊文友的邻居。他与樊的第一次“合作”,以20万本金获得了7万分红。

从此之后,樊文友开始了向司万明的疯狂借款。他带司万明去了一家担保公司,用司万明的房产证作抵押借了130万元,10天后,又去借了40万元,2周后又借款40万元,再2周后又借40万元,前前后后,司万明背上了560万元债务。

在文安县信用联社改制的这段时间里,樊文友自己同样陷入癫狂。他和妻子宋培军把自家别墅在邮政储蓄银行抵押贷款40万,又在工商银行抵押贷款49万。他的另一处房产先被抵押给典当行贷款105万,后来又抵押给另一人,借款500万。

12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