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托

归真堂折射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技术含量缺失

2019-04-27 20:49:58

归真堂折射上市公司社会技术含量缺失

虽然从事活熊取胆行业的福建归真堂再次出现在证监会IPO申报企业名单中,但其上市之路不仅会因为公众的质疑颇为曲折,与其密切相关的各类中介机构也将面临监管风险。在本身股价就已“跌跌不休”的情况下,环境污染、公共利益损害、道德约束力下降等负面因素也时有发生,因此,同时具有社会和技术含量的上市公司已成A股稀缺资源。

遭遇道德与监管风险 归真堂想上市不容易

“归真堂计划上市这个事情已经超出了财经的范畴,而转为一个社会伦理道德问题,但这也显示出目前中国上市公司社会的严重缺失。”中国人民大学财政与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对说。

实际上,福建归真堂距离发行上市还有相当长的距离,但其遭遇的阻力和非议却远超去年因含金量过低但仍然上市的姚记扑克和洽洽食品。

国内著名野生动物保护人士、野性中国工作室创始人奚志农对表示,“如果野生动物资源药用这个产业继续下去,将影响到中国的国家形象。”而连日来,不少经济学家和资本市场人士都在络上转发了反对归真堂上市的微博,其中有人表示,“如果这种企业都能在A股上市,那么中国股市将再次书写不道德的耻辱”。

针对铺天盖地的质疑反对声,调查了解到,不仅上市之路刚刚迈出一步即遭社会舆论强烈质疑,在监管风险与投资者倾向尚不确定的情况下,归真堂未来若想成功过会甚至发行上市,道路恐将颇为曲折。

从证监会披露的情况看,归真堂仍处于“落实反馈意见”阶段,而在那之后,它还需通过相关部门见面会、初审会、发审会等多道程序才能拿到首发上市的资格。

有专家认为,在目前社会舆论争议很大的情况下,归真堂未必能通过证监会的相关审核。不仅如此,广东奔犇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国华律师对说,虽然归真堂没有违反强制性的法律法规,但在国内国际野生动物保护政策日趋接轨的情况下,如果它在上市过程中不能够详尽充分地披露未来可能面临的法律法规以及社会道德风险,不仅投资者可能会不买账,还有可能在上市后面临“欺诈上市”的责问。

了解到,从保荐企业上市的证券公司,到相关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如果作为他们客户的拟上市企业在上市后出现问题,这些中介机构都将面临极大的监管风险。

“如果未来熊胆粉被相关人工替代品取代,归真堂的业绩恐怕要真的归零,这种业绩大幅下滑的风险值得投资者注意。”赵锡军说,“但是目前社会道德对于资本市场仍然没有约束力,如果保荐机构和投资者不想赚它的钱,只能选择用脚投票。”

上市公司社会缺失 道德约束与监管漏洞并存

在对归真堂质疑之声四起的同时,已上市公司的环保事故带给当地居民的环境破坏以及带给投资者的投资损失,从另一方面折射出上市公司社会低下的现状,其中社会道德对资本市场约束力的下降与监管漏洞带来的隐患并存。

2010年年中,紫金矿业铜矿湿法厂污水池曾发生渗漏,但该公司迟报该消息近10日,遭到社会舆论的一致谴责。但这种社会道德的潜在约束并未阻止后续环保事故的发生,近年来升华拜克废弃无组织排放,北矿磁材重金属超标、万马电缆废水泄露等事件频繁发生,从多个角度显示出国内上市公司“只顾利润、不顾死活”的道德危机,暴露出巨大的环保问题。

一些上市公司由于社会意识薄弱,环境管理能力欠缺,非但不能减缓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对公司发展造成的压力,还对区域环境产生了破坏性影响,这其中康菲漏油事件首当其冲。

从实际情况看,不仅企业在上市后放松了自身管理,许多企业在上市前就曾出现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但仍然“带病”上市,这暗显出不仅社会道德对于资本市场的约束力在下降,制度上的“漏洞”也是问题出现的重要原因。中国证监会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之中曾作出多项规定,“发行人应当主要经营一种业务,其生产经营活动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及环境保护政策”,“发行人最近三年内不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重大违法行为”。但从具体执行情况看,上述政策显然经常被打“擦边球”。

目前,一家准备登陆上证所的大型企业被曝光存在豆腐渣和环境污染问题,但由于已经过会拿到上市核准并已进入发行程序,因此不了了之。对此,一家有资格参与这只新股询价的证券资产管理公司人士表示,对新上市的公司不满意只能选择不去申购,因为很多潜在的违规风险都很难解决。

2009年8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和中证指数有限公司曾联合编制了上证社会指数,鼓励上市公司每年披露“每股社会贡献值”,但从计算方法上看,“每股社会贡献值”的计算方法仅仅是将净利润、税费、职工薪酬、利息净支出、对外捐赠额与已核算成本相加,减去未核算环境成本,并除以总股数得出,并未突出考核上市公司对环境的潜在破坏危险和突发性环境危机。

企业重在融资圈钱 上市公司技术含量堪忧

在社会缺失的情况下,中国资本市场“麻雀满天飞”“乌鸦变凤凰”等怪现象,也显示中国上市公司技术含量低下的另一现状,优质上市公司的稀缺一方面使得中国资本市场投资价值下降,另一方面也在推高一级市场价格,加大市场的功利性。

“现在的投行还真是什么项目都敢报,很多制造业企业实际上并不符合创业板的初衷。”北京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人士在看到2月1日中国证监会披露的515家IPO申请在审企业名单后说,“归真堂作为其中一个技术含量不高的公司,受到舆论关注只是因为它触动了道德准则的底线,但除了它还有一些没有太高技术含量的公司也入围了这个名单。”

根据统计,此次证监会公布的515家IPO申请在审企业名单,除去30家已中止审查,剩余的485家企业主要集中在18大行业。作为传统的上市大户,此次共有106家制造业企业的IPO申请在审,占比21.9%。此外,还有74家能源及矿业企业、20家连锁经营企业、18家金融机构等行业企业。

有分析人士指出,虽然我国作为制造业大国的身份并未改变,但相对于高科技企业,制造业企业未来的绝对成长空间必然有限,而能源及矿业企业和金融机构则技术含量相对更低,在它们中间很难出现中国的“苹果”和“脸谱”。

而在去年,不仅与高科技打着“擦边球”的多家制造业企业继续在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姚记扑克、洽洽食品等几家技术含量不高的企业在深交所上市更是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和大量质疑。在去年扑克牌与瓜子的生产企业登陆国内资本市场后,不少投资人士只能“用脚投票”。姚记扑克股价自上市首日最高的每股38

.5元已经暴跌超过一半,而洽洽食品股价也在上市近一年后下跌四分之一左右。

但虽然如此,众多风险投资机构对于企业的投资却是“无孔不入”,据不完全统计,在上述IPO申请在审企业名单中,有VCPE背景的企业达到近200家。在这些企业中,九鼎投资参股企业最多,达到19家。这种资源的激烈争夺不仅推高了一级市场的价格,给中国股市带来的更大的功利性,也使得在上市后抛售退出的时候他们将给市场带来更多的套现压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